爱普手机站:爱普手机应用官方网址:www.592pp.com
游戏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软件教程 > 手机安全

南京作家回击顾彬 范小青:他看法停留在八十年代

时间:2019-08-02 16:16:39 来源:爱普手机站 作者:佚名

  昨天,省作协第六届理事会第六次会议在宁举行,会议总结了江苏作家在2008年取得的诸多成绩,如江苏作家积极投身抗震救灾,创作出了大量诗歌、报告学;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出版了丛书《来自江苏三十年的报告》;在纯学领域,范小青、毕飞宇的长篇小说入围茅盾学奖,赵本夫、鲁敏的小说获首届中国小说双年奖,苏童小说获中国小说学会年度佳作奖,黄蓓佳的小说获得新闻出版总署的原创作品奖……

  德国汉学家顾彬在南京的一番猛烈放炮刚过去没几天,“中国当代小说是火腿”、“中国作家不知道人是什么”……一句比一句更加嚣张的言论犹在耳畔,毕竟伤害了中国作家的感情,昨天,出席省作协会议的南京众多作家接受采访时畅谈了自己的看法。

  他的看法停留在八十年代

  范小青直言自己“很生气”,“中国的评论家都不能说自己有多了解中国学,更不要提一个德国人了。他根本不了解中国作家。”范小青指出,顾彬对于中国学的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他提到的那些问题,大概只有在八十年代才能找到吧。他提到的不管是余华、格非还是苏童的作品,都是所谓80年代先锋学创作期间的。”更让她觉得有些“搞笑”的是,“他连‘叶兆言’都不知道是谁,这么重要的当代作家他都不认识,他怎么可以说他了解中国当代学”另外,范小青解释说中国作家和中国诗人本身就是两个团体,几乎不怎么有交集。顾彬作为一个诗人,他和那个团体是比较相熟的,所以,他对于中国作家这个团体的认识多少有些狭隘。

  两个行当有隔膜

  平时甚少发表言论的苏童昨天也破例说了很多,他评价顾彬本身是一个很不错的诗人,是“前诗人后学者”,“对中国诗歌的评论,顾彬可以堪称权威,可是,对中国的小说,他就有隔膜了。这个问题说到根上,还是因为汉语不是他的母语。”苏童说,中国的学作品创作可以用“如山如海”来形容,尤其是当代的作品,顾彬又是个很忙的教授,哪儿有精力向这么庞大的一个学体系去进攻呢苏童感慨优秀的外国汉学家还是比较少的,但并不是说中国学就不需要评论,“中国现在没有鲁迅、胡适了,如果他们说了什么,那我们还应该思考一下。”

  作家要更看重自己的作品

  虽然顾彬连“叶兆言”是谁都不知道,但是叶兆言还是保持了高度的理性认识,“他认为苏童、格非、莫言不是好作家,而我认为他们是,那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根本不用跟他去争论。”针对顾彬最先引起争论的“中国学是垃圾”,叶兆言说自己以后会专门写一篇章来阐述这个问题。“学是不是垃圾,从来都是有两层含义,一个是说,这个作品是坏东西,另一个是说这个作品是没有用的东西。我是觉得,我以后会提醒自己更看重自己的作品,不要去写‘坏东西’。事实上,有很多东西即使是好东西,也未必有用,所以我要更清醒地认识到,坚持创作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即便它也许没有用。”

  时间就是金钱

  美国人说的:“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传达一个错误讯息:把时间和金钱中间加上号。其实两者不能对,因:一金钱的拥有,可以无限,而人的时间有限,金钱只可以局部换取时间:买昂贵飞机票比便宜火车票更快抵目的地,但金钱却不能换取生命人生的时间,否则富翁将可活到千代。

  二金钱属物质范畴,时间是非物质范畴,不能相比,更绝不能对。时间是生活,也是生命。有钱人不一定懂享受生命,也不一定知道赚钱的真正意义。讽刺在于:愈有钱的人愈没有时间,更不要说享受时间充裕所带来的闲适乐趣了。

  三钱失去可以再赚,商品物质也可以再造,但时间永远不回头。一首民谣说:“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如果以有限时间,去追逐无限的金钱,那就比“吾生也有涯,而学也无涯”的“学海无涯之叹”更为沉哀。因学问最少能提升人的气质,金钱往往使人狂傲伧俗,最后一都带不走,此生有钱,反而成了憾事。所以有钱人应该更享受生命,享受更多闲暇,否则金钱一点益处都没有。

  但金钱有着莫名其妙使人着魔的能力,它会使你混淆迷惑,愿意为了它而卖命。愈有钱愈要赚,永无休止,且不断付出更多时间。富人更没有时间,连他自己也不懂为何如此。这叫走火入魔。“珍惜光阴”这四字格言,虽然并无新意,却是极重要的人生意义指标,只顾以每分钟,赚尽每分钱的人,理应觉醒。

  摘自香港《大公报》

  作者:叶特生

相关应用

玩家评论